太极拳技击应明确的问题

济宁太极会馆 2012-03-19 16:16

 

太极拳创始之初,即为搏人,而且是极其高明的搏人术,已被陈王庭、陈长兴、杨露禅、杨班侯等太极前辈们出神入化的技击功夫所证实。太极拳技击术,是古人遗留的珍贵遗产,是古老东方文化蕴育的神秘武学,无论从理论、观念,乃至功法,都很难使现代人充分理解和接受,往往被人讥为“豆腐拳”和“意识体操”。当前,太极拳如何打破技击禁区,如何与实战性极强的拳种对抗,已成为广大太极拳爱好者关注的焦点。笔者在古拳论基础上,经过多年太极拳技击对抗实践,认为:太极拳用于技击不但是可行的,而且与外家拳相比,更有它的优越性。但是,太极拳在现代技击领域里确立自己的地位,重现过去的辉煌,必须明确以下几个问题:

一、太极拳技击是劲力的抗衡

这武术的对抗是力量、技巧、精神等方面的角逐,力量是第一位的。太极拳论提出的“用意不用力”,这是太极拳作为功技拳的特点决定的,其求力或劲的方式即用意,正如拳论云,“凡此皆是意”。太极拳行功中,通过放松入静,以意贯注于招招式式之中,使周身气血畅通,渐渐产生出一种内劲,这是内在的力量,即太极拳论中的柔中之刚。太极拳不能只柔无刚,无刚就如同没有重武器,技击中轻柔似和风细雨(避实就虚),刚猛如雷霆万钓(发人于丈外),这种刚劲则是太极功夫的精华,它浑厚、沉重,要哪有哪,变化莫测。有人称这种刚劲为棚劲,有人称为太极劲,无论怎样称呼,都是力的体现。陈氏太极拳大师陈发科曾说过:“力与巧是应当结合的,但力是基础,巧是拳法。”太极拳家洪均生也曾指出:“应当把‘意’理解为合乎拳法、拳理的一种思维活动,是一种理想,而非空洞的幻想……应当承认力是第一个应当具备的条件”。这两位大家的语言多么精辟,可说是一针见血地指出了当今太极拳技击中的弊病--无力不成拳。

二、太极拳技击是速度的较量

大概是因为太极拳练功时行拳慢的缘故,有人认为太极拳技击是以慢制快的。因而在技击中出击迟缓,畏畏缩缩。虽然太极拳主张以静制动,后发制人,但制人的先决条件是速度。拳论云:“彼不动,我不动,彼欲动,我先动”,“动急则急应,动缓则缓随”。技击中“先动”与“急应”是要因敌而变的,试想对手出拳如风,你不比对手更快,又如何后发先至,又如何动急则急应?出手慢则意味着被动和挨打。慢是不符合武术对抗规律的。太极拳主张用意慢练是为了强化心理意识,实现意识对身体的反作用,进而物极必反,获得超乎寻常的应急能力和反应速度,慢究竟能否后快,暂不探讨。但早期太极拳练功是快慢相间的,如今只有陈家沟太极拳仍然保持着低架,快慢相间的练法。陈长兴公《用武要言》中就有太极拳交手速度的精彩描写:

心如火药手似弹,

灵机一动鸟难飞。

身似弓弦手似箭,

弦响鸟落显神威。

起手如闪电,

电闪不及合眸。

击敌如迅雷,

雷发不及掩耳。

不难看出,传统太极拳的技击特别强调速度。

拳术套路是由招式组成的,每招每式都有具体攻防含意,太极拳招式中的攻防含意更加具体、细腻。有人认为,只要掌握了拳式用法,就能克敌致胜,但当他们一旦跻身于技击对抗,就会感到事与愿违。对抗中你来我往,拳脚相加,容不得你用理想的招式去攻防,当吃了几记重拳之后,便会怀疑起太极拳的实用性。其实,这些太极招法都是太极前辈们千锤百练总结出来的武术精华,可说是招招管用,式式都是制人之法,但这些招法却看谁去用,对谁而用。从技击对抗角度来讲,对手之间的体重、功力、技术,不可能有较大的差距,更不可能让你痛快淋漓地去发挥每招每式的威力,只能因敌变化,不拘招式才有希望战而胜之。由于武术对抗是一种下意识的攻防运动,太极拳架与推手的慢练法就是以“意识为主宰”,在心理意识作用下,逐渐形成下意识的肢体运动,这在太极拳理论中称为知已功夫。太极推手是通过肢体按“八法”要求进行的有一定对抗意义的条件反射运动,功夫深者可达到“一羽不能加,蝇虫不能落”的境界,在太极拳理论中称为知人功夫。太极拳手就是依赖于这种平素练就的下意识身体反射能力,应付各种复杂的技击场面,才能比单纯的招数更技高一筹。正如拳论所云:“拳无拳,意无意,无意之中是真意”,“挨着何处何处击,我也不知玄又玄”,此乃太极拳技击的至高境界。应此,研究套路招式用法固然重要,而技击中却万万不可拘泥于招法。“以无法为有法,有无限为有限”才是技击实作的巅峰。

四、“粘连沾随,听化拿发”不适于技击对抗

翻开有关太极拳的著作,常可见到击人过程均不离“听化拿发”四字,而实现这一过程的关键是“粘连沾随”,通过肢体的接触,体察对方力的大小、方向、作用点,然后引进落空,借力发之,或在粘连沾随中拿住对方的肢体或劲路,制服对方。通过技击对抗实践,笔者认为粘连沾随,听化拿发这一理论,只能指导太极拳的推手,不适于应用到技击对抗这一特殊环境之中。

在技击对抗中,拳脚攻防动作既迅速又激烈,肢体碰撞的时机稍纵即逝,很难捕捉到听劲的机会,若要去粘连对方的肢体又谈何容易,就是意欲拿住对方肢体的机会也不是太多的。笔者认为陈长兴《用武要言》中的“足来提膝、拳来肘拨、顺来横击、横来棒压,左来右接,右来左迎,远便上手,近便用肘,远便足踢,近便加膝”。才是太极拳技击的圭臬之论。

五、技击对抗中要具备抗击打能力

太极拳提倡以柔克刚,反对将身体练僵练硬,因此,传统太极拳理论中没有专门练习排打功的记载。有的太极专家说,太极拳手只要将气练到,无需练排打功,也自然具有抗击打能力。为验证此说正确与否,我们通过练习排打和不练习排打两组对抗试验,证明未练排打功者技击中抗击打能力明显低于练排打功者。我们在散手实作中常可见到这样的拳手,由于自身抗击能力不强往往经不住重拳进攻而败北的现象。这说明了武术技击对抗是力与力的碰撞,从力学角度讲,力是相互作用的,你用多大力去进击,对方反作用给你的同样大的力。尽管太极拳法主张柔化、惊闪。但激烈的对抗中难免不挨上一拳一脚,如果没有一定的抗击打能力,真成了名副其实的“豆腐拳”。拳谚云:“未学打人,先学挨打”。为避免将身体练僵练硬,我们采取了双人拍打法,以靠臂、靠肩、靠髋等用以提高拳手的抗击打能力。实践证明,采用这些方法训练,见效快,不影响身体的灵敏,又无痛苦,很受太极拳爱好者欢迎。

分享到:

声明: 本文由( 琴馨 )原创编辑,转载请保留链接: 太极拳技击应明确的问题